25 Oct 2015

39

醒,但沒有從夢中醒來,散落床沿的是一陣錯愕,鬧鐘顯示時間十點十八分,我鐵定遲到了。

匆忙整理、打扮,我狂奔出門,隨手攔車直飆公司,狂飆的目的只是為了縮短誤差,我遲到了

這是個哀怨的早晨,我的早餐是跌出計程車後隨手買的39元超值早餐—「御飯糰搭小杯美式咖啡」。

御飯糰,吃的匆忙,也感受得到飯糰的粗糙,米飯如砂礫,肉鬆如碎木屑,一種充分表現「勞碌命」的組合混合成一個三角造型,包覆一層海苔,拙劣地想粉飾粗糙的本質。

美式咖啡,我認為我是習慣黑咖啡的苦味,但對於失誤的混合仍無力招架,錯愕、慌張、不安、無奈及歉疚,是五味雜陳的情緒口味、是負能量。咖啡不是苦也不是香,是失調。


這是個哀怨的早晨,我的味覺用三分鐘證明了它。

9 Oct 2015

28 Sep 2015

Be a voice, not an echo. / 陳珊妮2015演唱會


因緣際會下,我在開演的前一天決定要去看陳珊妮的演唱會,跟很多粉絲不同的是,我根本還沒聽這張專輯!只有在Spotify聽了幾次「悲傷被下載兩次」還有一個什麼「午後」的,沒錯,歌名我也「還沒」記起來,但我知道我蠻喜歡陳珊妮的。

就如此莽撞地闖進了陳珊妮的音樂世界,一襲黑紗透視裝,她帶著點霸氣的辣味登場(我還以為開深V!結果有肉胎... 呃,不過這是件好事!),而在開場沒多久時問了大家「中秋節沒跟家人一起過不會被罵嗎?還是,我是你們唯一的家人?(羞赧笑)」,真是個可愛的女子,我是說公主!

23 Jul 2015

It's not cool!


今天跟同事討論到抄襲仿冒,以及美其名的「翻玩」模式,一開始說到J.S.為某M牌相繼推出了麥當勞、芭比以及卡通系列,這是翻玩沒錯,雖然我覺得拿其他品牌企業商標去發展成自己的系列是個蠻爭議的行為,但至少在推出後不會有人說「誒!麥當勞推出洋裝、飾品餒!」「你有看到芭比(公司)推出一系列的服裝系列嗎?」這樣的話,至少他有入不少玩味性質的設計元素去融合修改,而且大家都還知道那是某知名M牌的系列。


 
好,重點來了,就在我們討論的同時,有一位路人穿著「疑似」Goyard與vans聯名的款式(下圖),我一看到就翻白眼,跟我同事說「你看才剛講完就出現一個低俗的冒牌貨!」,但我同事感到很驚訝,因為他「真的以為那是Goyard與vans的聯名款式」,但事實上這只是一個名為「Christoper wanton」的品牌(?)推出一系列的「翻玩」產品,首先,Goyard沒有授權印花給他們,他們是翻玩!Vans也沒有授權給他們鞋子版型跟款式,他們說他們還是翻玩!
  

據悉,該「翻玩品牌」的初衷是一群街頭玩家,很喜歡Vans的鞋款,又很喜歡經典極致工藝的Goyard於是「在非官方的合作下,自行生產了一系列的『翻玩』產品」,請問這跟仿冒品有什麼兩樣?而且還標上品牌的商標,這不是誤導消費者是什麼?這不是仿冒品這是什麼?
    
總結兩字箴言:無恥!
 
想購買翻玩商品請入內:http://christopherwanton.us

喔!忘了說臉書代購「仿冒品的仿冒品」也很多!祝大家購物愉快! 

19 Apr 2014

個人筆記本設計 / Personal Notebook Design _Golden Space

Personal Notebook Design _Golden Space / 2013
個人主題筆記本設計,以「魔法書」的概念製作而成的手工筆記本,書本外皮使用自己手工加工而成的紙材製作,並已挖孔三角形的方式點綴素面的筆記本封面,從挖孔處透出的紫色調馬賽克宇宙圖使平面化的黑色封面多了份層次感,而三角形的中央特別放置了一個小金人模型,傳達一種遨遊星際的概念,也讓整體多了份奇幻以及神秘的感覺。


Personal Notebook Design _Golden Space / 2013

29 Mar 2014

美,但已了無生息。


今早看到一隻台灣鳳蝶擱淺在草皮上,靠近之後才發現她已不堪破損,揣測應該是被隻飢不擇食的鳥所襲擊,屍體僅留下因掙扎而撕毀的翅膀。

對鳥來說,眼前那隻美麗的臺灣鳳蝶不過是個暫緩飢餓的犧牲品,完全不在意她是否正在為這自然界盡份心力(散播花粉)、繁衍後代或是讓這世界欣賞她獨一無二的美,一陣自私的掠食後,僅殘存無法再次起飛的屍體以及殘破不堪的美。


台灣鳳蝶,她美嗎?美,但已了無生息。

28 Feb 2014

一切因為停止,而繼續著。


陽光拖著你的影子,越拉越長,而你將自己隱匿在巷弄裡,獨自欣賞手中的向日葵,彷彿不在意這陰暗的角落裡永遠感受不到溫熱。陽光像往常一樣消失,而你也像我想像中般憔悴。
我輕撫你的臉龐,鬍渣刺穿滑過的指尖,末梢神經感應著時間的流逝,以及你不凡的痕跡。微光底下,眼尖的我在你頭髮裡找到幾撮羊毛,你揚起眼角的裂痕,像是個即將崩壞的瓷器,我用為溫的掌心捧著。但這一切,在你一抹傻勁的笑顏後抵消。

「你有找死過嗎?」,你枕著頭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