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r 2014

美,但已了無生息。


今早看到一隻台灣鳳蝶擱淺在草皮上,靠近之後才發現她已不堪破損,揣測應該是被隻飢不擇食的鳥所襲擊,屍體僅留下因掙扎而撕毀的翅膀。

對鳥來說,眼前那隻美麗的臺灣鳳蝶不過是個暫緩飢餓的犧牲品,完全不在意她是否正在為這自然界盡份心力(散播花粉)、繁衍後代或是讓這世界欣賞她獨一無二的美,一陣自私的掠食後,僅殘存無法再次起飛的屍體以及殘破不堪的美。


台灣鳳蝶,她美嗎?美,但已了無生息。

28 Feb 2014

一切因為停止,而繼續著。


陽光拖著你的影子,越拉越長,而你將自己隱匿在巷弄裡,獨自欣賞手中的向日葵,彷彿不在意這陰暗的角落裡永遠感受不到溫熱。陽光像往常一樣消失,而你也像我想像中般憔悴。
我輕撫你的臉龐,鬍渣刺穿滑過的指尖,末梢神經感應著時間的流逝,以及你不凡的痕跡。微光底下,眼尖的我在你頭髮裡找到幾撮羊毛,你揚起眼角的裂痕,像是個即將崩壞的瓷器,我用為溫的掌心捧著。但這一切,在你一抹傻勁的笑顏後抵消。

「你有找死過嗎?」,你枕著頭問。

7 Feb 2014

或許撥通了,也是未接。

手機裡存著他的號碼,我壓抑著想打給他的情緒,是出於戀愛的心態吧?又或是出自尋求性慾的慰藉?

我沒有撥出電話,也不做「望著手機發呆」這類言情小說的舉動,同時有幾個對象的我,獨留他一人在手機裡,卻又告誡著自己不要打給他,儼然成了一種自虐。
他就像是大海裡的一塊浮木,而我是一心尋死又奢求一絲生跡的病患,抓緊了,又猶豫著是否放手,任由大海吞噬我至最深最黑的一角。

作罷,於是刷了牙,例行一些睡前準備,我躡手躡腳地溜入寢室,深怕驚醒一絲一毫正在播映的美夢,爬上床,裹進純白的棉被,將自己送入漆黑,闔上最後的畫面。

「或許撥通了,也是未接。」,我這麼想著。

我要我們在一起。/ We could belong together.

We could belong together / tobi hayashi 2014.
Come to me, in all your glamour and cruelty. 
Just do that thing that you do, and I will undress you.

來我這吧,帶著你的迷人與殘酷。
儘管做那些一如往常的事,我隨後將你一一褪去。

31 Jan 2014

獅子眼淚_僅獻給所有高貴孤獨的獅子座 / Lion tears_dedicated to the all noble and lonely Leo.


Lion tears / tobi hayashi 2012.
He was such a wonderful and lovely lion, people were obsessed with his appearance, but he thought the unique appearance made him into a freak.

30 Jan 2014

眼前的一切像是電視硬生生被關閉般,將我帶回了寂靜。

那是一個樂園般的場景,冬日中暖和的陽光照射著前方,孩子們在廣場裡嬉戲,我突兀地穿梭于他們當中,感受到強烈的純真及無暇,如此放鬆愉悅的同時,還要閃過無目的追逐彼此的孩童。

我的正前方有個沙坑,不少孩童在裡頭玩起扮家家酒還有堆沙堡的遊戲,看那沙坑裡的沙是如此雪白,一片純淨,細如珍珠粉的沙粒與孩童們互相呼應,彷彿是我人生中第一滴眼淚般純粹。我緩緩走過,一陣風揚起沙坑裡的白雪,直直飄散入我的鼻腔中,引起一陣刺激,原來還是那般嗆鼻與不適。

26 Jan 2014

我沒有愛你愛到遍體鱗傷還能抓緊不放的地步

當時的我很早就接受彼此沒有未來的事實,你一定感到意外我這麼想著,就像我沒想過你的離開是如此突然一樣,乾脆且俐落。

我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卻如此為你潰堤,那是個我從沒預想過的場景,而現在如此真實地埋藏在我的回憶中。